2022-08-13 13:17

联邦调查局从特朗普家中查获了“最高机密”文件

Trump FBI

法庭记录没有提供文件可能包含信息的具体细节。

周五公布的法庭文件显示,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从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位于佛罗里达州的马阿拉歌庄园(Mar-a-Lago)找到了被列为“绝密”的文件。此前,一名联邦法官公布了授权本周进行这一前所未有搜查的搜查令。

法院公开的一份财产收据显示,联邦调查局特工在周一的搜查中从该遗产中拿走了11份机密记录。

查获的记录中包括一些不仅标记为最高机密,而且还标记为“敏感隔离信息”,这是一种特殊类别,旨在保护美国最重要的机密,如果这些机密被公开,可能会对美国利益造成“极其严重”的损害。

法庭记录没有提供文件可能包含信息的具体细节。

该搜查令称,联邦特工正在调查可能违反三项不同联邦法律的行为,其中一项是根据《反间谍法》(Espionage Act)收集、传输或丢失国防信息。

其他法规涉及在联邦调查中隐瞒、损毁或删除记录以及销毁、更改或篡改记录的问题。

Trump FBI

这份财产收据还显示,联邦特工收集了其他可能成为总统的记录,包括赦免特朗普盟友罗杰·斯通(Roger Stone)的命令,一个“皮面文件箱”,以及有关“法国总统”的信息。

在搜查中,警方还查获了一叠照片、一张手写便条、“杂项机密文件”和“杂项机密文件”。

特朗普的律师克里斯蒂娜·博布(Christina Bobb)在经纪人进行搜查时就在马阿拉歌庄园,她签署了两份房产收据——一份有两页长,另一份只有一页。

在周五早些时候的一份声明中,特朗普声称特工缴获的文件“都已解密”,并表示如果司法部要求,他会交出这些文件。

虽然现任总统通常有解密信息的权力,但这一权力一旦离任就会失效,目前尚不清楚这些有问题的文件是否曾被解密过。

就核武器计划、秘密行动和特工以及与盟友共享的一些数据而言,即便是现任官员解密的权力也可能有限。

尽管美国国家档案馆(National Archives)等机构多次要求根据联邦法律交出总统记录,但特朗普仍持有这些文件。

周一发出的海湖庄园搜查令,是美国司法部对今年早些时候从特朗普家中发现的白宫机密记录进行调查的一部分。

Trump FBI

英国档案馆曾要求司法部进行调查,此前它表示,从该遗产中检索到的15箱记录包括机密记录。

目前尚不清楚,司法部提出这一搜查令,究竟是单纯地作为一种检索记录的手段,还是作为一项更广泛的刑事调查的一部分。

多项联邦法律管理机密信息的处理,包括刑事和民事处罚,以及总统记录。

美国地方法官布鲁斯·莱因哈特(Bruce Reinhart)也就是签署搜查令的那位法官,在司法部长梅里克·加兰德(Merrick Garland)表示“此事涉及重大公共利益”后,于周五在司法部的要求下公布了搜查令和财产收据,特朗普表示,他支持“立即”释放搜查令。

美国司法部上周五告诉法官,特朗普的律师不反对公开这一提议。

在他的Truth Social平台上发布的消息中,特朗普写道:“我不仅不反对公布这些文件……我还会更进一步,鼓励立即公布这些文件。”

司法部的要求令人震惊,因为在有待调查的调查期间,此类搜查令通常都是密封的。

但该部门似乎认识到,搜查行动以来的沉默为特朗普及其盟友的激烈言语攻击创造了一个真空,并认为公众有权站在FBI一边,解释周一在前总统官邸采取行动的原因。

周四提交给佛罗里达州联邦法院的一份动议称:“公众想要了解在这种情况下发生了什么,这一明确而有力的利益,在很大程度上有利于披露真相。”

该消息发布之际,特朗普正准备再次入主白宫。在2016年竞选期间,他经常提到联邦调查局(FBI)对他的民主党对手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是否处理机密信息不当的调查。

为了获得搜查令,联邦当局必须向法官证明有可能的理由相信发生了犯罪。

加兰德表示,他本人批准了这一搜查令。他表示,司法部不会轻易做出这一决定,因为在可能的情况下,标准做法是选择比搜查住宅侵入性更小的策略。

据一名知情人士透露,在这起案件中,在获得搜查令之前,他们与特朗普及其代表进行了大量接触,包括发传票索取记录,以及几个月前FBI和司法部官员前往马阿拉歌庄园评估文件的存储方式。

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的政策告诫不要讨论正在进行的调查,这既是为了保护调查的完整性,也是为了避免不公正地诽谤正在接受调查但最终没有被起诉的人。

在搜查令的情况下尤其如此,因为在调查进行过程中,支持搜查令的法庭文件通常是保密的。

不过,在这起案件中,加兰德援引的事实是,特朗普本人首次公开证实了FBI的搜查,“这是他的权利”。

这位司法部长还谴责了FBI和司法部人员在搜索过程中受到的口头攻击。

特朗普的一些共和党盟友呼吁撤资联邦调查局。他的大量支持者呼吁释放逮捕令,希望这将表明他受到了不公平的攻击。

在谈到联邦执法人员时,加兰德表示:“当他们的诚信受到不公平攻击时,我不会袖手旁观。”他称他们是“敬业、爱国的公务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