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8-04 14:58

“这就像一场新的冷战”:俄罗斯和西方争夺在非洲的影响力

Local residents carry boxes and sacks of food distributed by the United States Agency for Internatio<em></em>nal Development in Kachoda, Turkana area, northern Kenya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和法国总统马克龙本周分别访问了几个非洲国家。

俄罗斯、法国和美国的领导人正在非洲各地奔走,以赢得对他们在乌克兰战争中的立场的支持。一些人认为,这是自冷战以来对非洲大陆影响力的最激烈竞争。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和法国总统马克龙本周分别访问了几个非洲国家。

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署长萨曼莎•鲍尔(Samantha Power)上周前往肯尼亚和索马里。

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将于下周前往加纳和乌干达。

Russian foreign minister Sergei Lavrov, centre, with Ethiopian deputy prime minister Demeke Mekonnen, left, as they visit the compound of the Russian embassy in Addis Ababa

“这就像是一场新冷战正在非洲上演,双方都试图获得影响力,”促进善治的基金会民主工程(Democracy Works)的负责人威廉·古梅德(William Gumede)说。

拉夫罗夫在这片饱受干旱和饥饿之苦的非洲大陆的行程中,试图将西方描绘成恶棍,指责西方造成了食品价格的上涨,而西方领导人则指责克里姆林宫讥讽地将食品作为武器,发动了一场帝国式的征服战争——这些言论意在吸引后殖民时代非洲的听众。

在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总统的领导下,俄罗斯多年来一直在努力赢得非洲的支持,重拾可以追溯到半个世纪前的友谊。当时,苏联支持非洲许多结束殖民统治的运动。

古梅德表示:“现在,这场运动已经进入了高潮。”

今年3月联合国投票谴责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时,莫斯科在非洲的影响力得到了展示。

虽然28个非洲国家对决议投了赞成票,但非洲大陆上为数不多的25个国家要么投了弃权票,要么根本没有投票。

俄罗斯最高外交官本周访问了埃及、刚果、乌干达和埃塞俄比亚,承诺与这些国家保持友好关系,并指责美国和欧洲国家推行“不计后果”的环境政策,推高了食品价格。

他还指责他们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囤积粮食。

Malian women sift wheat in a field near Segou, central Mali

拉夫罗夫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表示:“乌克兰局势确实对食品市场产生了负面影响,但这并不是因为俄罗斯的特别行动,而是因为西方国家的反应绝对不够,他们宣布了制裁措施。”

拉夫罗夫在乌干达受到了乌干达总统约韦里•穆塞韦尼(Yoweri Museveni)的热情接待。穆塞韦尼多年来一直是美国的盟友,但他拒绝就俄罗斯的入侵提出批评。

穆塞韦尼甚至在战争爆发时表示,普京的行动可能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乌克兰在俄罗斯的势力范围内。

拉夫罗夫表示支持联合国安理会(UN Security Council)改革,赋予非洲国家常任理事国席位和更大的影响力。

与拉夫罗夫一同露面的乌干达领导人亲切地谈到了与俄罗斯的旧关系,并问道,在他与那些曾参与奴隶制的国家关系良好的情况下,他如何能抛弃莫斯科。

乌干达政治分析人士阿苏曼•比西卡(Asuman Bisiika)表示,穆塞韦尼是掌权30年的非洲舆论领袖,是俄罗斯加强与该国关系的明显选择。

“乌干达是东非的重心,”比西卡说。

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77岁的穆塞韦尼一直在公共场合严格佩戴口罩。

Russian foreign minister Sergei Lavrov, left, and Ugandan President Yowerei Museveni walk during their meeting in Entebbe, Uganda

但当他在摄影师面前与拉夫罗夫打招呼时,他并没有戴手套,显然是想向这位俄罗斯人表示热情。

一天后,穆塞韦尼再次公开露面时戴上了面具。

俄罗斯还通过其国家电视台RT(前身为今日俄罗斯)拉拢非洲公众舆论。

RT宣布将在约翰内斯堡开设一个新的分社。

今年3月,在欧盟和英国对俄罗斯实施制裁后,RT突然从非洲最大的付费电视平台——位于约翰内斯堡的多选择(Multichoice)——下架。

目前还不清楚成立新的分社是否能使RT电视台恢复通过多选择频道对非洲的广播,该频道声称在非洲大陆有近2200万用户。

“对俄罗斯来说,这是一场需要在非洲听到的战斗。这对实际的战争努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的长期政治影响力,”南非威特沃特斯兰德大学新闻学教授安东·哈伯说。

“他们认为这是培养自己影响力的沃土,当然,在联合国的投票权也很重要。”

French President Emmanuel Macron, left, is welcomed by Benin President Patrice Talon at the presidency in Coto<em></em>nou

在非洲之行中,马克龙指责克里姆林宫利用RT等电视频道传播支持战争的宣传。

他还指责克里姆林宫通过阻止乌克兰出口粮食来敲诈全世界。

“他们在勒索,因为正是他们阻止了乌克兰的谷物供应。他们是管理谷物的人,”他在贝宁说。

他的行程还包括喀麦隆和几内亚比绍。

马克龙呼吁非洲人站在反对俄罗斯的一边。

“我要告诉你的是,在非洲这个饱受殖民帝国主义之苦的大陆,俄罗斯是最后的殖民帝国主义列强之一。她决定入侵邻国来捍卫自己的利益,”他说。

“这就是现实。”

鲍尔在东非承诺提供援助,帮助该地区在多年干旱的情况下抗击饥饿。

Samantha Power, administrator of the United States Agency for Internatio<em></em>nal Development, right, visits a clinic in Kachoda, Turkana area, northern Kenya

她毫不犹豫地批评俄罗斯。

鲍尔在内罗毕表示:“通过封锁乌克兰的粮食出口和限制俄罗斯自己的化肥贸易,普京的行动给肯尼亚和世界其他国家的人民带来了痛苦。”

“他为了自己的处境而伤害肯尼亚人民。”